和丝瓜视频类似的app下载

熵之城是末日卫士团的七大要塞之一。

城市起自冥河一条支流的岸边,向上延伸至丘陵陡坡,从远处观看宛如由斑斓色块组成。

建筑的墙壁有红色、橘色、黄色、白色;屋顶呈紫红色;沿街的潘迪科树开出暗红色花朵。

据普乌介绍,那些建筑根本不是用木料、砖石亦或是金属所搭建,而纯粹是由符文布组成。

“这就是一座帐篷之城,方便搭建也方便拆除,暗合了‘末日终将毁灭一切’的信条。”

带有艳俗颜色的符文布,一张接着一张,互相堆砌、缝合、粘接在一起,组成了熵之城。

这座城市终日笼罩在次等幻术米说中,街道好像一个个暗色块,充满阴影、人群与市声。

“还真是奢侈,”走在织毯铺成的道路上,奎斯不禁感叹道,“你们这社团还真是出手阔绰。”

他这番评论倒也不算吹捧。

要知道,组成这座城市的可是符文布,这种法术织物可比普通的建筑材料要昂贵得多。

“符文布好看,而且好用……”

听了奎斯的话语,普乌先是肯定了两句,然后却态度急转,“……可是跟我有什么关系。”

夏日天 晴

仿佛被挑开了话匣子,半羊人开始了自己的长篇大论,不断地向奎斯诉说个中艰辛。

从他的话中,奎斯了解到不少末日卫士团底层成员的心声,并且突然想到了一个词——

“民心可用。”

直到走到了熵之城的大门跟前,见到两名守门的恶化者,半羊人普乌才收住了自己的舌头。

所谓的“恶化者”,并非是指什么特殊种族,而是对末日卫士团之中军事人员的代称。

理论上讲,恶化者可以是任意种族——只要信奉“终极衰败”理论——哪怕是天使也没问题。

当然,站在巨大符文布门帘前面的恶化者没那么特殊,他们只是两个普通的坎比翁恶魔。

“疯羊家的小子,还有你这个呆头,”其中一个坎比翁颐指气使道:“想要进城,先得缴费。”

“你们特么的才是疯羊,你们家都是疯羊、疯狗、疯猪、疯牛、疯胡峰、疯剃刀藤……”

看着状若疯癫,口中涎水四溅,眼睛正在向灰暗色转变的普乌,奎斯心里若有所动。

“这家伙说不定真有豪横的资本。”

事实也的确如此,被普乌问候了家的坎比翁恶魔瞬间变得怒气冲冲,马上跟他对喷起来。

只不过,他们言语虽然污秽,可身体却非常诚实——他们不断后退,生怕沾上普乌的口水。

作为恶化者,曾经也在印记城闯荡过的坎比翁恶魔,自然是听说过“千草杯”家族的大名。

即便不如其叔父那般传奇,半羊人普乌也绝对是个难缠的角色,实打实地非常不好惹。

这里说的“不好惹”,并非是指他的战斗力。若是比动刀子,坎比翁恶魔肯定不怵半羊人。

真正令他们忌惮的,其实“千草杯”身上携带的诡毒,据说那玩意有可能杀死巴洛炎魔。

曾经就有乌力·千草杯的同行,雇佣好几个杀手,企图以物理方式消灭自己的竞争对手。

可谁承想,那些既有法师也有刺客的强大杀手团伙,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竟然军覆没。

那些杀手的确让乌力受了重伤,留了足以致命的鲜血,然后他们也沾染了半羊人的体液。

终日以各种奇怪的药剂为饮料,千草杯家族半羊人体内,居然有了一种诡异的剧毒。

它不仅能够杀死敌人,还能让千草杯家族的半羊人享受到快速医疗、超速再生的效果。

这份“被动技能”,虽然进攻性不足,但是让乌力叔侄俩自保却绰绰有余。

普乌虽然比不过他的叔叔,但是坎比翁恶魔也不觉得自己能够比得上那个覆灭的杀手团伙。

所以,两方隔着老远的距离,相互对骂了半天,可是仍旧没有上升到武力冲突。

“潘特团长就在城里,今天收的入城费都是为了补贴她的生日庆典,有本事你找她理论去!”

循环往复地吵了半天架,最终还是半羊人普乌以惨遭一语致命而收尾,结果令人唏嘘。

每年最后一天,末日卫士团都庆祝熵的临近。

他们也热烈庆祝团长潘塔的生日,庆祝她又一年接近衰败,这也末日卫士团的传统。

而且在这两天,他们经常由于过量饮酒而变得杀意纵横,庆典通常会逐渐走向失控。

然而他们的团长——潘塔女士——却乐此不疲,她觉得这样反而更加符合万物衰亡的教义。

“万物终将衰亡,趁着毁灭之前享受欢愉,压根就不算是一种奢靡……”普乌向奎斯解释道。

虽说表面上很赞同团长给出的答案,但是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

不过,在向收费箱里投入灾币的时候,半羊人脸上的肉痛模样本身就说明了许多问题。

堪比翁恶魔守卫撩开了符文大门,奎斯和半羊人走进了熵之城,道路上此时铺满铺了松枝,当它们被踩碎时会散发令人心旷神怡的气息。

无底深渊可生产不出什么松枝,普乌清楚它们都是被从远方运输过来的。这般铺张浪费让他摇了摇头,长长地叹了口气。

口袋空了些,心变得好累。

为了缓解自己心灵上的创伤,甫一进城,普乌就扑向了摆在街边,任人撷取的食物:

涂过啤酒的野猪肋排、烤熊肉、烤鹿肉、噼啪作响的烤斑马腰、淋上美味汤汁的面包,还有用来佐餐的啤酒、葡萄酒、朗姆酒……

美食配上酒精,开启了一段注定漫长的夜晚,而且很可能再加上一个严重宿醉的早晨。

和狼吞虎咽大快朵颐的半羊人不同,对于这些免费提供的食物,奎斯半点兴趣都欠奉。

得益于巨龙那灵敏的嗅觉,他在每一道食物、每一种饮料之中,都闻到了潘迪科树的气息。

实际上,他已经保持了相当的克制。否则,以灵魂深处某兔的特性,他此刻说不定已经放上一把大火,给末日卫士团的杂碎们助助兴。

ps.以下内容不计入字数

建立了一个《永序之鳞》的作品讨论群618382262,欢迎大家进来讨论。我不太会运营作品,看到好多前辈的作品都被书单收录、互推,讲真有点眼红,希望熟悉这方面的读者大佬们能够帮忙解惑。萌新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