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最新版本app下载

黑云压着海面,海浪峰涌而起,直触云端。闪电从云层中爬出来,爬上浪头,消失在黑沉沉的海水中。大雨倾盆,也不知是从天上落下来的,还是涌起的海浪涧开来的。

甘鹏飞站在海边的瞭望台,手扶栏杆,望着远处的海面,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柳钰和温凉站在他两边,落后他半个身位。

再后面则是张启月等一众人等。

天一直是黑的,但算时间的话,这时候已经是黄昏,如果没有浓云风暴的阻挡,此刻应有一轮火红的夕阳正挂在西方的海平线上。

“处长,让我出去找找吧”张启月说。

甘鹏飞没有说话。

柳钰说:“今夜就是大潮峰值,海妖很可能趁夜进攻,我们本来就人少,这时候多一个人就多一份保障,此刻不宜分散力量。”

“可是齐队长”

“齐队长重要,还是陆地上的亿万生灵重要”柳钰厉声道,“你自比你们齐队长又如何如果齐队长和左站长出了危险,你去又有什么用”

张启月满脸忧色,但又说不过柳钰,只好看向温凉,向自己的老领导求助。

温凉说:“老柳,话不能这么说,现在妖情不明,齐队长和左站长出去侦查,要是能带回情报,对我们十分有利,说不定能改变这种被动的局面。”

纯白苹果头妹子居家私房生活照

柳钰说:“但这大海茫茫,你去哪里找他们如果连左站长都回不来,我们这里谁去了能把他们找回来总不能为了他俩,连海防都不管了,都出去找人吧”

温凉说:“就让启月出去找找吧,他有侦查经验。我们这里少了他一个影响不大,就算找不回人,能带回个消息,也是好的。”

柳钰还想再说,甘鹏飞摆手阻止了他。

“去吧。”甘鹏飞对张启月说。

张启月心中一喜,领命道:“是。”

便祭出弯刀,化作一点白光,如流星般划破黑暗的云暴,向西飞去。

齐鹜飞握着承影剑,心中一直在计算时间。

此刻已是黄昏,夕阳西下之时。

就是不知道在海底,又是个阴雨天,承影剑的杀剑诀能不能发挥出来。

这是一次极好的试验机会。

如果这样都有效,那就说明在任何环境下,只要是天地阴阳交替之时,就能使用承影杀剑诀。

红唇鱼精当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她只看见眼前这个讨厌的能带乱她唱歌节奏的男人以一个奇怪的姿势漂浮在那里,手里仿佛握着什么,但又明明什么都没有。

她的目光越过齐鹜飞,看向他身后的人鱼。

红唇鱼精的眼里露出贪婪之色。

什么化形丹,哪有现成的人鱼来得实在

即便不能真的化形,化一半也好,至少能变得更加美貌吧

青蛳和敖霸还在激战。

红唇鱼精决定先咬死眼前这个男人,再搞定人鱼。

她再次看向这个男人。

哼,长得倒是挺帅

穿着渔网,比左逸明好看多了。

陆地上的人类果然多美男子,难怪大家都想上岸。

左逸明这个老贼,骗我待在海里,是不想让我上岸看见比他好看的男人吧

齐鹜飞哪里能想到女妖精在这种时候还会有如此多不可理喻的想法。

他一直在思考战术问题。

杀剑诀在心,使用的时候不需要念咒语,所以杀剑诀起的那一刻,可以念动“夕惕若厉”,这样既能够防止鱼妖使用魔道法术,又能够让威力翻倍。

但红唇鱼精非等闲之辈,从她咬死左逸明时那么从容来看,她一点也不惧怕左逸明,说明她本身的实力就强过左逸明。

抛开特殊法术和法宝,左逸明和实力和齐鹜飞应该差不多。

硬打,齐鹜飞不见得打得过这条红唇蝙蝠鱼。

所以他决定,在使用杀剑诀之前,先用“元亨利贞”咒它一下。

如果能来个大招,直接把它解决了那是最好,来不了大招,就干扰它一下也好。

使用“元亨利贞”后,自己的法力会损失一半,剩下的一半法力当然会让杀剑诀威力大打折扣。

好在杀剑诀的威力主要是来自于天地杀机,并且“夕惕若厉”咒能够让剑术威力倍增,这样刚好抵消了因法力不足而损失的威力。

唯一的问题是,如果这样一击不能杀死红唇鱼,自己就一点法力都没有了,连隐身逃跑都不行了。

这未免太冒险,不符合齐鹜飞一贯的作风。

好在他身后还有一条人鱼。

“喂”齐鹜飞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人鱼,“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人鱼想了想说,“他们都叫我小鱼儿,这大概就是我的名字吧。”

齐鹜飞说:“这顶多是个小名吧,你没有大名那个小六子可是有大名的哦。”

人鱼摇了摇头说:“没有。你能帮我取一个吗”

“取名字啊”齐鹜飞想了想,“虽然不是很擅长,但我也帮很多小动物取过好听的名字,旺财、司晨、来福、屎蛋”

齐鹜飞看着美人鱼,脑子里冒出了一连串的好名字:

鱼丸、虾酱、酸菜、葱花、醋溜

他挠了挠头,觉得这些名字好像都不是很合适。

红唇鱼蝙蝠鱼精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不敢轻举妄动,听了半天才明白,眼前这个帅臭男人在给那条人鱼取名字。

她瞬间感觉受到了侮辱。

作为一个女人,哦不,一只女妖,最不能忍的就是别人的轻视,尤其是臭帅男人的轻视

她大怒道:“喂喂,我们现在是在打架,你们不要用取名字这样的事情来破坏这神圣的战斗好不好”

齐鹜飞没有理她,对人鱼说:“泡泡,你很会吐泡泡,要不就叫泡泡,怎么样”

人鱼说:“你确定这是大名,而不是小名”

齐鹜飞觉得也对,这和“小鱼儿”一样,也像个小名。

“好吧,名字的事以后慢慢再想,先说说泡泡的事。”他说,“你能控制你的泡泡吗”

人鱼说:“在我身边可以,飘远了就不行。”

齐鹜飞说:“那好,一会儿你就躲在我身后,等我说泡泡的时候,你就吐泡泡把我围起来。”

“嗯。”

人鱼不明白他要干什么,但还是听话地点了点头,并且游得离他近了一些,以准备吐泡泡围住他。

齐鹜飞忽然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

这香味和苏绥绥身上的天生异香不同,和王寡妇身上那种成熟的女人香也不同,和冬月身上自带的花的清香更不同。

他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这种香味,只觉得闻着很舒服。

而且这周围都是海水,深海水压极大,不像陆上空气中,能在这里传播的香味,那该是有多香啊

“你就叫香香吧。”齐鹜飞说。

“香香”人鱼念叨着这个名字,没有表示反对。

红唇鱼精终于忍无可忍,艳红的嘴唇气得发铁。

她已经决定了,要活捉这个人类,慢慢地折磨死他。

要用鱼筋和长舌牢牢捆住他,用鱼唇上的毒,毒遍他的每一寸皮肤,用鱼刺,刺穿他的丁丁,最后再吸干他的精血

唯有如此,才能解心头之恨